中华小子:前缘未了第14章《千年以前(一)》

 在小兰讲完自己在东海落水后的经历后,小龙小虎都陷入了沉思。
  小兰见他们并不说话,便有些懊恼,她推了一把小虎,手又在小龙眼前晃了晃,“小龙?小虎?”
  见小龙小虎回了神,小兰不由问到,“对于我的经历你们不发表一些看法吗?”
  小虎最先说,“我知道小龙大少爷肯定会说这不符合科学道理!因为,我也这么想的。”
  小龙见小虎说道他,连忙辩驳,“你怎么知道我就要说那句话,我是觉得小兰的身份太不可思议了。”
  小兰听到这两人一来一回说着,送给他们了一个白眼,“好了,反正这些又不是很重要,我们还是先去藏书殿看看到底一千年前人鱼族与黑狐王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兰他们让一个宫人带着到了藏书殿,只走到大殿门口那宫女就对小兰说,“兰公主殿下,藏书殿不是我们下人可以进去的地方,族长说您要找的书在西北角,我就送你到这了。”
  小兰还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小龙,“姑娘你快下去歇着吧!”小兰看着小龙给那个宫女抛媚眼的样子就觉得心里不痛快,小兰只当是小龙的做法太过娘娘腔,并没有深想这种不痛快到底是什么。
  小兰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关于记载一千年前的大战的书籍。
  一千年前,黑狐恶魔出世,他在中原无恶不作,民不聊生,生灵涂炭。
  而那时的人鱼族的族长也是一位女子,名唤静溪。在静溪还未化成人形时,她曾被一个小和尚所救。
  静溪长大之后,就四处寻找当年救她的小和尚,最终得知,那个小和尚已经成为了少林高手,法号弘德。
  静溪化作人形去少林寺以还愿为由,在少林寺小住了一段时日。
  住在少林寺这些日子,静溪日日听弘德师父讲经论道,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与弘德师父有了一次单独交流的经历。
  “弘德大师,您平生所愿是什么?”
  弘德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身为出家人本该无欲无求了却杂念,可如今黑狐王祸害中原,鱼肉百姓,贫僧所愿不过是百姓安居,众生平等。”
  静溪听过之后没有做声,只是双手合十算作回答。
  这几日的相处下来,静溪觉得,自己不单单是想报恩来的,更多的怕是对弘德动了凡心,可是他是少林高僧,怎可能与她有儿女情长,也只想着能帮他完成心愿,以决此情。
  与弘德同为少林高手的,是他的两个同门师兄弟,一个法号弘真,一个法号弘思。
  他们三人是当时少林寺最厉害的武僧,也是当时主持最看重的三个弟子。
  就在黑狐王的势力越来越大时,一股神秘力量的出现遏制了黑狐王的继续膨胀的势力。
  黑狐王的那些手下被这股神秘力量摧残的所剩无几,可是无论他怎么查,他都查不出这股神秘力量的来历。
  唯一的线索就是:他们好像是从水里冒出来的。
  人鱼族的人鱼都可以随意将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只是平时待在水里为了移动方便,才化成鱼尾。
  黑狐王如何能想到那些攻击他属下的人会是鱼变的。只在陆地上寻找怎么可能找得到。
  与此同时,黑狐王得知了《权力宝典》的秘密。他一直急于统治天下,在得知了拥有《权力宝典》的人就拥有了天下后,就四处探寻《权力宝典》的下落。
  《权力宝典》上卷在少林寺的消息早已不新鲜了,所以黑狐王最先就是去少林寺寻找《权力宝典》,可有那三个高僧在,黑狐王怎么可能就那么成功的取到。
  静溪派到各地的眼线回报说,黑狐王正赶往少林寺去抢夺《权力宝典》,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她毫不犹豫的拿上武器去帮助弘德。
  静溪赶到时,黑狐王才正与她派遣的守在少林寺周围的虾兵蟹将战斗着,并没有和弘德起冲突,看到这她才松了口气,但她依旧没有松懈,立即冲到黑狐王面前。
  “黑狐王,你作恶多端,看我今日不收了你这妖孽!”
  黑狐王冷笑着说,“是吗?既然如此,你试试吧!哈哈哈哈”说着就扔出一个火球。
  静溪侧过身子,那个火球就擦着她的耳边飞到身后去了。
  见黑狐王已经动手了,静溪也没有多想,施法把少林寺地下的那条河引上来,与黑狐王的火蛇缠斗。
  可黑狐王是何等能力,很快静溪就支撑不住了,但她依旧坚持着,她用天丝锦带把黑狐王绑了起来,可黑狐王力大无比,眼看着就要挣脱,少林三高手就赶到了。
  静溪看着要过来的弘德很是着急,只大声喊着“不要过来。”
  可那三人怎么可能会听她的话,弘德领头,三人散开,将黑狐王围住。
  他们从体内召唤出玄气想要牵制住黑狐王。
  可越是这样,黑狐王的反击越是有力,虽然黑狐王此时被静溪绑着,可他的战斗力并没有丝毫减弱,只是动作速度慢了些。
  静溪所做的不过就是拉住锦带,让黑狐王不能随意躲闪,可仅仅这样,已经是耗尽了她的毕生功力。
  眼看着静溪就要拉不住了,少林三高手立即坐下,开始念佛经。黑狐王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只觉得听到这经感觉身体都有炸掉一样。
  黑狐王被这诵经声牵制住了,不过却并不能完全使黑狐王伏诛,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依然将火球投出去。
  可是那火球明明是对准人身上去的,却在最终关头熄灭了。
  而静溪身上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衣服,她不仅要用力抓住锦带,还要□□去帮弘德他们挡住火球的攻击。
  为了可以施法,静溪把人腿变成了鱼尾,黑狐王每投出一个火球,她的鱼尾就扇动一下,引出水把火球熄灭。
  就在此时,一阵钟声传来,那钟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至将要把人的耳膜震破。
  忽然,天变暗了。黑狐王和静溪同时抬头,就见一个黑色的圈将黑狐王笼罩着,那诵经声在此时停下。
  瞬间,笼在黑狐王头顶的钟放出万丈金光,刺的静溪根本睁不开眼睛,可她依旧死死的抓住锦带,不敢有丝毫懈怠。
  此时,静溪的得力属下才匆匆忙忙追上来。顾不得旁人,他立即冲到静溪跟前,“族长,你不能再拽下去了,菩提钟威力巨大,你会魂飞魄散的!”
  静溪恍若未闻,依旧抓着锦带不放,现在只有她拼命拽着,黑狐王才能在钟下面不得逃跑,如果她此时放手,后果不堪设想。
  弘德他们三人此时也在用玄气控制住钟,让菩提钟可以尽快落下。不过此时弘德有些犹豫,如果钟就这样落下,势必将伤到静溪,可现在已经出手就不能再收手了。
  轰!
  菩提钟落,无恶不作的黑狐王就此封印,开启了他长达一千年的幽禁沉睡。
  “族长!”不知是那个属下喊了一声,这一声引来了三个高僧的注意,他们向静溪的方向看去。
  只见静溪正缓缓从天上落下来,原本身上穿着的白衣沾满了血迹,那鲜红的颜色绽放在她的身上,像极了彼岸花。
  她双眼紧闭,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像极了一个正在做甜美的梦的婴儿。
  刚刚菩提钟落的那一瞬间,本来静溪是一定会被压进去的,是之前拦住她的那个属下拼了命将她从钟下推了出来,自己则葬身在菩提钟下。可尽管没有立即丧命,可菩提钟下的金光却伤到了她。
  弘德此时飞身上前,抱住静溪落在地上。
  似是感受到了什么,她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弘德的面庞,依稀间,她好像看到了多年前那个将她抱在怀里放生的那个少年。
  见静溪醒来,弘德本打算放开她,可静溪紧紧的拉住弘德的胳膊,“不要松手,再抱我一会儿好吗?”
  弘德眉头皱了皱,虽不愿意,但终究没有松手。
  见弘德没有放开她,静溪开心的笑了,“你还记得你十岁那年放生的那条鱼吗?”
  弘德疑惑的看着她,没有说话。静溪自嘲般的笑了笑,“这样一件小事,你不记得便罢了。”
  说着想要身手去抚摸一下弘德的面庞,可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迹,却最终收了回来,“你说你的愿望是打败黑狐王,还百姓一个安定的家园,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你开心吗?”
  开心吗?
  黑狐王却是被菩提钟封印住了,不会再出来作恶,可与此同时却使其他无辜的人丧命,他一点也不开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少女就住进了她的心里,或许是她听经时那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又或者是她明明古灵精怪却要再他面前伪装淑女,亦或者刚刚她拼死就只为实现他的愿望。
  弘德看着怀里的少女,看到她的鱼尾,出神的想着,我如何不记得我十岁那年放生的鱼儿,那是我这一生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挽救了一个生命,还记的那只鱼儿的尾就如这般,色彩斑斓。
  “弘德,我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才去和黑狐王斗争,所以我希望他日史书上,不要出现我或者人鱼族只言片语,这也算是我身为族长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她是人鱼族族长,她有自己的责任,因为她的私心已经让她的许多族人丧命了,她不能再连累族里的后代。

文章标签:

本文链接: http://www.zh2008.com/post/68.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

分享本文:
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